? 再不用辅导作业了“双减”新政下的表情包_纳特康

再不用辅导作业了“双减”新政下的表情包

发布日期:2021-11-19 09:4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新学期,孩子们如约回到学校,很多家长如释重负。而“双减”政策也逐渐落地,欢喜、期盼、淡定、理性连日来,记者走访了衢州市实验学校、柯城区实验小学、柯城区大成小学等多所学校和一些居民小区,和一些老师、家长、学生进行了交流,捕捉到一组“双减”新政下的众生表情包。

  学校5点40分放学,5点35分,她踩着时间点出现在学校门口。在市实验学校菱湖校区,打扮时尚的凌女士引起了记者的注意。

  “作为家长,我举双手赞成双减。”说这番话时,凌女士神色欢快。开服装店的她虽然工作时间有弹性,但被“辅导”功课搞怕了,自然愿意让孩子在学校多待片刻。“上学期我儿子上一年级,每天带回家的作业要让家长检查,我只有初中文化,哪里懂多少,尤其是拼音,都差不多忘记了,儿子没少笑话我。”今年开学接到“作业不用带回家”的通知,凌女士很激动,在班级微信群里发了一排玫瑰花。

  同样欣喜的,还有柯城区礼贤小区的学生家长江先生。他和妻子自己带两个孩子,没有老人帮忙。上学期没有“双减”,孩子每天下午4点不到就放学了,江先生只能把大宝接到单位一块上班,遇到下乡或出差,妻子就接过任务。说起这么多年带娃经历,他感叹说“一把辛酸泪”。不过这个学期,江先生再没为接娃的事犯过愁,而且,由于双休日也取消了英语、奥数等学科类培训班,上周末,江先生难得睡到上午9点才起床,“小日子爽歪歪”。

  9岁的瑶瑶表示,自己不想上学校“托管”班。“早上7点多就出家门,好不容易下午4点能放学,现在还要留两个小时,我不干。”“那么,放学后在家想做什么?”面对记者的提问,小瑶瑶表示:“作业少了,我可以看绘本,可以帮妈妈带小弟弟,小弟弟才4岁,我可以照顾他!”妈妈在一旁笑了,点赞了这个懂事的小姐姐。

  12岁的静静告诉记者,她希望“双减”后能拥有更多属于自己的时间,不像以前一样总是上各种补习班。“我想在周六骑自己最喜欢的滑板车,想去麦当劳吃中餐,我想养只猫或狗,给它们洗澡,做舒服的小窝”静静对未来的周末充满了期待。

  15岁的子章,目测个头已经蹿到了1.75米。9月5日,“双减”后的第一个周末,记者在市博物馆见到他,他直爽地说:“一个暑假,我最多的时候一天补6个小时课,英语、数学、科学都补。这个不去上辅导班的周末,感觉都不像周末了!我早就想来博物馆看看了,我觉得通过对喜欢的内容进行研学,可以激发自主学习的动力。”

  曾女士的儿子上小学二年级,一直由婆婆负责接送,婆婆会辅导功课,以前一放学回家就督促孩子写作业,一般吃晚饭前都能写完。“我们家有这个条件,全家经过商量后,最终没有报名晚托班。”曾女士说。

  市民老蒋也没有把小孙子放在学校“托管”。老蒋说,自己跟老伴都退休了,平常基本没事,接送孩子根本不成问题,“我觉得双减对我们家影响不大,希望孩子在学校里学习效率高一点,作业不带回家,家里就以培育亲情、劳动习惯为主,也蛮好。”

  市民王先生表示,校外培训持续降温,这总体来说件好事,说明学校的“教育主阵地”地位得到了强化。“不过我家孩子学习比较自觉,相对来说上的补习班不多,因此,我们只要保持这种学习节奏,保持好的学习心态,就可以了。”

  在市区“山羊少儿体能”培训机构,负责人姜先生告诉记者,新学期开始,过来咨询的人数多了近5成,甚至还有个别初中生家长。以画画培训为主的“筑梦艺术教育”工作人员也发现,最近咨询电话被打爆了,不少家长都没让孩子来试课,就直接报了名。

  “绘画、跑步、游泳,都约起来!”家长郑先生说,说实话,他以前只关注孩子的考试成绩,如果孩子有个数学辅导班和运动类培训班在时间上有冲突,他肯定是先保证学习类的。“现在好了,没这个矛盾了,我周末直接就带孩子去打球,去游泳,毕竟对青少年来说,锻炼是一生必修的功课!”郑先生说。

  市区一所小学的郑老师说,站在老师的角度,通过“双减”让孩子有更多的时间参与学校活动,增进学生之间的感情,这是有利于学龄儿童成长的。同时,通过这些年的教学工作,郑老师发现,学生过多的课外补习和刷题,与学科核心素养的培养方向是背道而驰的,现在有了“双减”,学生减少校外培训的次数,跟着老师的步伐走,学校作为教育主阵地的作用将更加凸显。

  市区一所初中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老师认为,“双减”对老师而言是新的挑战,一是对学生的多元评价,老师需要通过深入分析,为学生制定科学、准确的评价方案,帮助他们在各自的道路上更好地成长;二是教学上的创新,学生在校时间增多,如果不想让他们产生疲惫感,老师应该在教学手段上多想想点子,让孩子们愿意留下;三是高效的家校共育,少了校外培训机构的“加持”,家长在学生教育中的重要性显著提高。作为老师,除了日常沟通,应该给家长提供更多实用、容易操作的家庭教育方法指导,让家长成为学校教育的有效“助攻”,“所有这些,都是值得期待的。”她告诉记者。

  学校提供的课后服务质量如何?校内教学能否满足学生多元化需求?这是公务员何先生最近正在思考的问题,尽管每天他都会询问晚托班回家的女儿在校情况,但毕竟不是眼见为实,心里总是没底。何先生的女儿上小学五年级,相较于低年龄段的学生家长,他已经开始关注几年后的中考,那是真枪实弹打拼出来的,所以,对何先生来说,“双减”后家长能否真正解放,还得经过考试的锤炼。

  家长郑女士表示,一直以来,社会上盛行“唯分数论”的评价体系,很多人潜意识中有一个不正确的观念,以为学习就是一个强记的过程,教育就是一个填灌知识的过程。“双减”让人看到了希望,希望能真正把学习的负担减下来,同时增强的是孩子的内驱力与主动性。